主持人:我接着这个话题说一下,刚才我们提到地标建筑,在二位的眼中,有哪些建筑可以称为北京的地、可以见证北京城市的变迁和发展的,可以给我们列举一下。

  肖晓俭:我觉得地标这个概念还是比较模糊的,在我心目当中,北京地标式的建筑应该是天安门,这个是不会变的,其它新的建筑,应该是各有特色,各具千秋,同时您说地标式建筑以什么为标准,这个不好评,是最高,体量最大,建筑的风格最独特,还是什么样的标准。用地标这个词还是有一点疑虑,刚才我们数到的这些所谓的地标建筑,你说可以代表一个城市吗,一个城市的地标应该首先最能够代表这个城市的特色,或者说大家整个这个城市的人都能够认同它的象征意义。

  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想因为我没有在词典上查地标这两个字真正的含义,但是我理解还是应该代表城市的,现在北京除了天安门之外,其实的我认为不能就是说北京地标式建筑。我们可以说是城市的特色,城市里面具有代表性的。这种特色建筑,你像建国初期有十大建筑,当初也没有说地标,现在可以说一个城市,它有几大或者说几个有特色,具有代表性的建筑。

  肖晓俭:这个北京怎么数呢,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中央电视台新址,这个让大家一数,可能首先先数出这几个最近刚刚落成的竣工的几个建筑,其他的就很多了。

  主持人:例如传统的古典建筑在这次摄影大展里面体现最多的是天坛和角楼,实际上北京特有的具有相当重大历史意义的古建筑也是可以作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的。

  肖晓俭:角楼在建筑当中是最具有古建筑特色的,当时曾经传说故宫的角楼是鲁班做的一个蝈蝈笼子,多少根檩,多少根粱等等,工人做不出来,就来了一个老人做了一个蝈蝈笼子送给当时的建筑人,他们根据这个设计出了角楼,当然了,这是一个传说。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角楼是中国古代非常有特色的一个建筑物,同时它在故宫整个紫禁城的四个角,拍摄角度和建筑独特的美、加上后面有北海、景山再往那边的时候是一片通透的天,确实是非常好的拍摄的地点和题材。

${显示图片3}

  主持人:刚才肖秘书长说了几个,天安门、鸟巢、国家大剧院、水立方等等还有很多。刚刚加入到我们聊天室当中的嘉宾是天鸿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陈斌先生。

  陈斌:主持人好,网友好。

  主持人:我们的话题进行到北京的三十大建筑,请陈总说说您认为北京的标志性建筑有哪些?

  陈斌:我觉得这个建筑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每个时代随着经济环境的变迁、政治的变迁都有当时大家认为的建筑的符号,笼统的谈都不是一个绝对的标准,作为我来讲,从改革开放之后,应该说北京市的整个建筑界随着房地产的开发出现了变化,随着改革开放,整个经济体制和变革展现出了很多的活力,我们就看北京市的最具活力的点在哪,地标建筑可能就会出现在哪?比如说二环使馆区,以前叫做使馆区,以国贸为代表的建筑就起来了,现在仍然具有活力,实际上就代表着那个时代,那个地区经济发展的标志,包括现在的国贸三期,已经成为东部地区最高的标志性建筑,它的落成,它的未来也将会引领CBD地区的发展,现在有个是国贸新十字的地块有可能打出一个比国贸三期还高的建筑,我们设想一下,也可能成为更具有代表性的标志性的建筑,这个类比上海,像上海的陆家嘴三大建筑此起彼伏一样,实际上也是代表着上海在大发展的时期二三十年的发展。作为我来说,我先简单的谈一下作为标志性建筑在一个城市里面变迁的理解,刚才我们说国贸三期,有可能在那里出现高层的建筑就是一个趋势。谈到现在比较有争议的,像央视大楼,鸟巢、水立方所谓的国际名家设计的具有超现代感的建筑意识形态的建筑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不管怎么说是现在这个社会状况下允许的建筑。是时代的符号。

  主持人:刘先生是不是给我们评选一下?

  刘东英:我觉得现在的社会是多元化的生活,社会在不断的变化,不会在固定的某一个层次上,十年变化太快了,有可能再过二十年,你说一个地标,有可能过十年又被另一个时代替代了,这就是时代的符号,时代的缩影等等,这是我对这个的理解。

    主持人:刚才肖秘书长一直跟我们聊到从大的城市的变迁到城市的发展上一系列的问题,相对于我们的摄影大展的作品记录的和所反映出来的内容来说的。作为陈总这边,开发商在建设城市的过程当中,针对房地产项目的建设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你们肯定见证了这些项目的前身是什么,天鸿在开发一系列项目的过程当中,是不是有留存或者记录前后变化的东西?

  陈斌:肯定是这样的,应该说天鸿从起家开始,从1987年到现在已经20多年的时间了,在这个过程中,也见证了北京市很多地区的发展,可能比较有代表性的,在住宅类,住宅类下面我可以说几句,比如说我们举一个例子,天鸿开发的花市,肖秘书长应该知道,那个地方南城的贫民区,那个时候我们发现老百姓的生活状况非常难,现在的小区呈现出来的面貌是多层为主的,带有坡屋顶的,红色的小建筑,在排排房的基础上,楼体之间有一些错落,这个应该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小区,现在一说北京市建委这边都是拿得出手的住宅,那个也是时代的变迁。

  我们感觉到房地产开发的理念,要珍惜每一块第一次,要把每块地的价值发挥出来,要对得起这块地未来几十年产生出来的效益,作为开发商来说,要有责任,最好可以持续五十年,七十年,在居住过程中,提供给居住者源源不断的帮助。后来我们还有一个项目,原来是农场的地,我们在拿地三十万平米的规模也配了幼儿园、中小学,也配建了一系列的商业配套,也做了最具特色的板楼产品,当时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南方开始兴起小高层,板楼,我们也是有电梯、板楼的方式,当时开始引进国际上著名的设计事物所,后来我们其他的项目开始引进香港的还有美国的像NBBZ这样公司,这些优秀的公司进入产生的直接效应,我们在地块的理解上,在人居功能上加强,强调绿化的作用,强调配套的作用,强调人在楼之间的关系上,我们改变不了规模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从楼间的错落,天际线的变化让人和建筑之间产生相对轻松的对话关系,我们作为开发商来讲,要把设计师的设计和居住者感受结合在一起。

  后来我们做万象新天的时候,东五环已经建成了,这个也是随着北京城市的发展而做的,因为我们参与了这个地区的规划,当时和朝阳区建委一起探讨,跟规委探讨的时候,也参与了城市的规划,我们主动把容积率降下来了,希望在定福庄这样的地块建造出密度低的一些的,让人感觉舒服的项目,我们引进了美国的设计公司,他们给我们设计了弧形板楼的方案,最后给我们的感觉是连我们社区里面的市政道路从原来的笔直改成了弯曲,车在弯曲的道路上不敢开快,会开的很慢,使人在小区里边有安全感,所以我们的变化也得到的规委相当大的人口,如果开发商把国外的建筑理念引进来,参与到城市建设,如果大家共同有这样的理念,就会对环境形成比较大的帮助,说密度不是说所有的密度都要高,都要低,低矮的建筑也会形成不丰富的感觉,我们在这个项目上尝试多层的,十几米高的和二十几米的房子错落一些,在低矮的里面可以栽几颗高的建筑,天际线更加丰富,人的压迫感也解除了,多层也以后可以带电梯,方便老人、孩子、家务的上下,对于开发商来讲,开发商是逐利的,但是开发商和有关部门、市政部门互动,把逐利和社会效应、公共效应放在一起,做到最大化,这是开发商提倡的东西。

  主持人:刚才陈总讲了这么多,从开发商的层面来说,对居住环境和城市建设的影响也扣准了这次摄影大展献礼建国六十周年的主题,之前也有相关领导提到开发商对城市的建设是有相当的贡献的,而且也是记录了整个城市化发展的变迁。说回到摄影大展的主题,为了记录城市,献礼建国六十周年,您觉得作为开发商,能参与本次摄影大展,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陈斌:我们一直在关注我的城市我的家摄影大展,看到我们的大多摄影作品切入的都是建筑,我认为建筑是为人服务的,建筑体现出来的优美、感受,应该是和人的感受息息相关的,我建议能有一些人和建筑之间题材的东西出现。

  主持人:实际这次摄影大展有三个主题,第一个是“我爱我的家”,第二个是“最美我的城”,第三个是“最酷城市天际线”,而第一个主题“最爱我的家”是可以体现家的感觉、人文的内容在里面的,有一些作品也是这样呈现出来的。

  陈斌:对。因为建筑是人来使用的,所以包含了人的感觉,我们建议未来的开发,未来的设计、建筑,都应该以人为本,强调人怎么样使用这个建筑、环境,包括我们做园林的时候,园林里面会设计一些小品,他们在这里是干什么的,老人是不是在这里活动活动腿,小孩是不是随便的来玩,玩什么呢,可能有一些滑板等等,这个时候要有一些功能,设计师在里边要想到人在那里怎么活动,怎么好玩,这些东西都应该是事先考虑的,摄影展应该在这里表现出来使用的功能。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