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雷巨额债券深陷清盘门 住房保障证券化藏风险

2008-03-14 07:46:48|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巨头――凯雷投资集团旗下的凯雷资本公司(Carlyle Capital Corp)正饱受清盘危机的折磨。

  该公司3月10日表示,他们正与债权人商谈,以避免其持有的160亿美元AAA级住宅信贷资产抵押债券(RMBS)被强制出售。两天后,有消息传出,凯雷集团的三位联合创始人正在考虑向旗下凯雷资本注入新资金,以助后者免于破产。

  3月13日,凯雷集团中国区一位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看来凯雷集团向凯雷资本大规模注资的可能性不大,该事件对凯雷集团并无太大损害。凯雷资本在阿姆斯特丹上市,凯雷集团管理层仅持有凯雷资本15%的股权。

  凯雷资本持有的住宅债券,有政府担保的色彩。在呼吁政府加大住房保障金融支持的中国,可从中获得什么借鉴?

  凯雷资本股价爆跌

  凯雷资本公司2006年8月在英属海峡群岛注册成立,次年7月在泛欧交易所(Euronext)挂牌上市(阿姆斯特丹交易所代码CCC)。主要投资对象为AAA级抵押贷款证券。

  该公司在IPO中募集了约3.2亿美元后,主要投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并以所持有的证券为抵押,大量从银行贷款,同时还通过高比率财务杠杆的投资方式获利。公司最多时曾持有约210亿美元按揭证券,杠杆比率高达32倍。

  由于次贷危机的影响,凯雷资本抵押贷款形成的资产证券化产品价格持续缩水,不断受到贷款银行追加抵押品的要求。至2008年3月初,现金流已告枯竭。

  从3月5日开始,凯雷资本陆续收到债权银行追加保证金的要求,总额超过4亿美元。公司因此不得不请求签署停止投资协议(standstill agreement),以防止公司被迫进一步售出自己的投资。

  3月6日,凯雷资本的股价暴跌60%。3月7日起,该公司的股票已被暂时停牌。直至3月11日,凯雷资本才在荷兰恢复交易,股价一度暴跌28%,报3.6美元,而去年7月该公司IPO时的股价为19欧元。

  凯雷资本称,债权银行尚未同意暂缓出售余下的160亿美元资产的计划,仍在同借贷方就各种事宜进行会谈,包括在评估所有其他选择时执行停止协议。目前公司还未收到借贷方发出的正式停止协议,但相信这些会谈是建设性的。没有任何债权人和股东对公司提出任何诉讼。

  另据透露,母公司凯雷集团已为凯雷资本提供了1.5亿美元的信贷支持,但仍存在巨额融资缺口。

  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政府色彩

  表面来看,凯雷资本遭遇“清算门”是受次贷危机所累。

  凯雷资本投资的标的物均为拥有AAA评级,并由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ederal National Mortgage Association,即房利美)和联邦住房抵押贷款公司(Federal Home Loan Mortgage Corp.,即房地美)担保。而AAA级RMBS不久前还被视为相当“安全”的资产,1998年,房利美在给财政部金融局的一封信里就说:它的证券比所有评级为AAA的公司的债券都安全,因为“房利美得到政府的暗中支持”。然而直至次贷危机爆发,由两家机构提供的AAA级RMBS信用神话破灭。

  房地美和房利美是两家特殊的机构。它们是公共控股的盈利公司,由国会立法成立,拥有国会的特许,帮助中低收入美国人购买住房。它们一般被称作政府扶持企业(GSE)。房利美成立于1938年,原本是联邦政府机构,1968年转为盈利公司。房地美于1970年成立,1989年首次公开募股。“二者均为上市公司,但是性质特殊,公司的破产程序并不是很清楚。”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教授说。

  两家政府扶持企业的核心经营理念是: 通过购买银行住房抵押贷款,促进购房。其时,联邦法律禁止银行跨州设立分行,大多数银行的规模都很小。在房利美或房地美买下住房抵押贷款后,银行就可以解放其有限的资本,发放更多的贷款。买下抵押贷款消除了银行的信用风险和利率风险,银行不必担心客户拖欠贷款,或是还贷期间利率上涨。房利美和房地美使美国成为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提供30年固定利率住房抵押贷款的国家之一(另一个为丹麦)。

  房利美和房地美统治着抵押贷款市场,但它们并不负责议定住房贷款。它们赚钱主要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保守的办法:买下住房抵押贷款,将其证券化后卖给投资者,通过为还贷提供担保来收取费用;第二个办法更大胆一些:留持贷款,承担其固有的全部风险,赚取低资本成本与抵押贷款组合高收益之间的差价。

  “两家机构的设置被视为美国使用市场手段解决人们住房问题的重要标志,事实上也解决了很多中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钟伟说。“但问题在于,资产证券化解决了资金问题却并不能解决风险问题,中低收入群体本身的金融信用风险较大,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只能将信用风险向远端转嫁而不能令风险消失。”钟伟进一步表示。

  政府介入住房保障应适度?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建设部改组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普遍被业界理解为我国全面加强住房保障体系建设的一种体制设置。由于政府部门对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投入不足,一段时期以来,不少专家以及全国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呼吁各级政府要加大对住房保障建设的金融支持。

  但美国房利美和房地美爆发的危机,值得此岸的我们警醒。“更深层次地去看,整个次贷危机的爆发,是美国政府在为过去过度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买单。”钟伟说。

  钟伟指出,相比美国,我国的财力更弱,政府应适度介入住房保障体系。“两会上,很多政协委员和代表们从朴素的情感出发,希望国家通过市场化手段,加大住房保障力度,利用金融创新来增加保障性住房资金来源。事实上,如果过度介入,不仅财政负担加大,有可能加剧金融风险。一旦房价下跌或者房地产市场出现动荡,国家将承担巨大风险。尤其是将公积金贷款资产证券化更应谨慎推行。这其中是存在着法律漏洞的。”他说。

  凯雷资本“清盘门”事件发生后,前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也表达了通过金融创新手段解决住房问题应谨慎的相似看法。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预防金融创新过头而导致的危机。“将住房按揭贷款资产证券化并不是一件坏事,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降低银行的风险,主要是美国将金融衍生产品弄得太复杂,有时连投资人自己都不知道买的是什么东西,中国在做金融衍生品时更应该当心。”他指出,住房按揭贷款证券化为市场提供了大量的廉价资金,但也助长了一定的市场泡沫,我国政府应谨慎。

热门导购

热门评测

参与讨论 677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