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房产新浪首页 > 房产 > 地产新闻 > 正文

从炒房炒煤到国企 温州购房团转战北京幕后

http://house.sina.com.cn 2006年02月28日15:27 中华工商时报

  温州人进京城了,他们拽着上百亿的钞票,瞄着那些嗷嗷待“钱”的北京企业。

  “我们来北京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来赚钱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开宗明义。2月25日,由他带队的包括中驰财团、兴乐集团等温州65家企业财团,开始考察北京180家资产超过300亿元的市属国企项目、50家中关村高科技企业以及部分金融项目。这是温州商人第一次组团进京,在此之前,他们抱团征战,足迹几乎踏遍了全国,生意做到了数
十个国家。

  围剿最后的“富矿”

  因为蕴涵着“温州”、“北京”、“国企”三个敏感字眼,25日,在北京金融街洲际酒店举行的“投资北京-温州企业投资洽谈会”引来了近40家境内外媒体。原定上午9点开幕的投资洽谈会,8点刚过就人潮涌动,到8点50分许,主办方安排的座位已经全部坐满,后到的参会人员只能临时在后排加座位。面对台下的温州老板,北京国资委、中关村科技园及相关机构不惜口舌,“卖力”推介,使得午餐时间压缩到半个小时以内。

  北交所有关负责人介绍,北京进入新一轮国企改制,涉及资产约1000亿元以上。北京此次拿出来对温州商人招股推荐的项目,90%为中小型企业,涉及到

房地产业、酒店服务业、文化产业等十多个行业,其中不乏知名企业,如北京王致和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到今年底,北京市属二、三级国企中,具有改制条件的必须改制完成。

  在周德文看来,通过产权运作进入实业可能是温州资本的“最后晚餐”,也是一个“富矿”。他说,由于目前在温州已经没有太多发展空间,土地、人力资源匮乏,所以必须走出来寻找新空间。此外在“炒房”和“炒煤”相继遭遇政策限制之后,温州的资本也需要寻找新的投资渠道。目前浙江的国企改制早已完成,因此只有在异地才能找到资本降落的平台。

  早在前几年,就有不少的温州民营企业家借上海国企改组改造之机提前进入到了国有企业。按照上海温州商会的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近400家会员企业里,有近50%的企业已经参与兼并或收购了破产的上海国有企业,还有一部分已经承包或租赁了效益差的国企,另有一部分企业正准备兼并收购或承包国企。

  “我们感觉北京其实并不缺资金,但是以往政府主导的国企改制,往往只改变了企业的股权结构,企业的国有性质并没有改变,希望通过温州民营企业的参与,给北京的国企带来新的机制,把企业真正引向市场。”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副秘书长薛梦说,另一方面,温州企业经过量的激烈竞争,也面对着产业升级,向其他领域扩张的急切需要。

  周德文告诉记者,这次来不仅仅是针对改制的国企。温州民营企业此行目标有三类北京企业:一是和轻工业相关的上下游企业;二是高科技企业;三是改制的文化产业。

  北交所曾经到过宁波、杭州、温州、萧山做项目推介,但温州商人反应最快,也是第一个组团到北京。“看中一个项目,然后就快速跟上,狠狠的把握住,这就是温州人经商成功的独到之处。”中驰财团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郑志荣对记者说,他称自己的财团拥有9家高科技企业,此次来北京主要是考察北京中关村的高科技企业。

  “北京国企改制相对滞后,如今在全国还拥有庞大国有资产的省市已为数不多,因此,温州资本乃至全球资本想进入北京国企改革领域也就不足为奇了。”北京产权交易所总裁熊焰说,他还揭示了温州资本进京的深层含义:此举意味着北京即将迎来国企改制高峰,标志着北京市属国企向民企开放的大门正在进一步打开,向所有民间资本开放。“这次投资没有资金限制,重要的是看哪些项目可以投,哪怕几百个亿我们都拿得出来。”周德文说。

  从蜂拥到谨慎

  资本的本性就是追求利润,但温州资本的逐利过程中,集体意识过于显眼,被套以“炒”字,遭到了大众与媒体的病诟以及政府的棒喝。温州政府率先出台征收高达20%的消费税政策以限制购买第二套住房,这一政策如今为广州、上海等地方政府所复制;宏观层面上,国家通过“国八条”、提高房贷利率等举措控制房市投机和炒作。“温州炒房团”开始从全国各大中城市撤离。

  与此同时,“炒煤团”也遭遇套牢。因为资源过度开采与浪费,环境恶化,事故频发,2004年底,山西开始了对于煤炭开采业的规范和整顿,做出了用10年时间淘汰全部小煤窑的决定,其中在2006年底全部关停9万吨以下小煤矿,而温州炒煤团所控制的煤矿大多集中在6万吨之内。但温州人至今对舆论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炒”字耿耿于怀,甚至讳莫如深。

  中驰财团被传是个房地产的“大炒家”,但公司执行董事郑志荣对此予以否认,他对记者说:“我们财团都是做高科技的,实际上没有炒过房,那都是被人误传的。”周德文同样为温州炒房团辩护:温州的企业家都是安心做实业的,真正炒房的只是他们的家属,如妻子、老人等,他们原本可能只是为自己的子女买房,但看到了房产市场不菲的利润,就向这方面投入了资金。

  在经历了“炒房”、“炒煤”的境遇之后,面对情况更为复杂的国企,温州资本已经表现出谨慎的一面和更为清晰的思路。周德文坦承,尽管温州企业有收购其他地方国企的经验,但来北京参加国企改制项目的确也有一些顾虑。“国企改制后职工安置问题和股权问题都可能是谈判的难点,北京作为首都,各项政策都很规范,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周德文说。

  “在北京参与国企改制与其他地方的确有些不同,在其他省市,往往是改制企业主动找投资方先进行谈判,达成共识以后再报政府监管部门批准。北京这里的程序却倒了过来,是政府牵头,来推动企业进行改制。”周德文说,“我们目前还没有跟企业的管理层谈过,不了解企业的想法,如果企业管理层的意愿和政府不同的话,恐怕操作起来会比较困难。”“我们已经听说了北京‘水很深’”,一位随团而来的温州企业主对记者说,北京是“多头控制”,决策过程不同于地方政府。

  对于具体的操作,温州人表现出了更为精明的一面。温州兴乐集团总裁虞文品表示:“我们肯定不会参股,因为国企的体制不够灵活。我们要么买下,要么放弃。”光上集团董事长何光善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面临国企信息披露不全,产权清晰与否、债权债务情况、职工安置、中高级管理层的意志等一系列棘手问题,温州商人没有沉醉于“自我表达”中,一个证明是,他们此次进京带来了庞大的律师团。这个律师团由7家律师事务所9位律师组成。温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周庆春对记者说:“我们将为企业决策做出专业的判断。”

  资本的未来

  从“炒房”到“炒煤”,从制造业到高科技和文化产业,从小作坊到投资国企,都显现了温州巨额热钱急需出路的现实,也展现出温州资本十分清晰的运行轨迹。2004年年底,

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完成的“温州民间资本的发展与引导研究”报告显示,温州的民间资本已达2770亿元,年末将突破3000亿元;其中约有400亿元左右的资金是在企业必须投资之外的,属于游动资金。

  权威统计显示,去年下半年,温州民间借贷利率逐月下行,6月份月利率为9.62‰、比年初下降了2.5个千分点,已基本回归到2004年5月份大幅上涨前的水平。民间资本在温州当地的使用效率在下降,导致更大量资金成为游资。

  周德文对记者称,目前温州民间的资金大约有3000亿元,加上在外地经商的温州人的3000亿元,总共6000亿元的资金可以用来投资。谈及资本的未来出路,周提及最多的词就是金融机构。他直言不讳:“温州人其实早已经瞄准了金融行业。”早在2004年6月,由温州市9家企业联合组成的首家民营财团中瑞财团宣告诞生。但成立之后,中瑞财团可谓四处碰壁,目前能够开展的业务基本局限在房地产上,因而被学者称之为“温州最大的炒房团”。

  “其中泰力实业等4家就还曾希冀发起设立建华民营银行,相关报告已经送达浙江银监局,但一直没得到回复。”周德文告诉记者。周德文坦言,投资渠道的缺乏,是一部分资金热衷于短期投机的重要原因。周德文说,“非公经济36条”在中国改革开放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政府对民营经济的地位作用越来越看中。他谈到了自身感受:“非公经济36条”颁布后,全国各地代表团都涌到温州,学习温州模式,发展民营经济,“我也被26个县级以上政府聘请为经济发展顾问。”

  近日从温州传出消息,温州将试点中小企业投资融资公司。试点公司首期吸收资本金最低为实收人民币5亿元,由温州市政府明确一个政府部门主管,组织、鼓励和引导辖区内具有一定经济规模的5至10家企业发起,采取股份制的组织形式,每个企业平均持股并享有同等权益。据悉,中瑞财团集团有望操刀试点。按照周德文说法,中小企业投资融资公司作为非银行金融机构,将不吸收居民储蓄存款,主要向中小企业提供融资。周德文还透露,据他的了解,中央对民间资金的管理近期将有新的动作,有关部门将进一步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吴君强/文)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531,000篇。


评论】【楼盘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房 产 狂 搜
关键字

新浪房产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2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