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房产新浪首页 > 房产 > 地产新闻 > 正文

上海土地纠纷案:开发区潜规则破裂之后

http://house.sina.com.cn 2005年09月21日16:31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李伊琳 上海报道

  “我们已经组建了律师团到北京,从法律的角度上,一定要讨个公正的说法!”9月10日,林阿信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一个因开发区协议出让的地块,中途变卦引发土地纠纷,在四角争夺数年后,法院也
作出了终审判决,但至今纠纷未了。

  林是盛洽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属于这场官司的第三人。卷入土地纠纷的还有上海市工业综合开发区有限公司(简称开发区公司),上海海滨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海滨集团),奥托立夫(中国)电子有限公司(简称奥托立夫)。

  结约

  9月8日上午,上海市奉贤区环城东路西侧,陈桥路东侧工地上,一群建筑工人正在忙碌着。一名建筑工人透露:“此前,这片工地上发生过好几场争斗。”

  开发区公司工程部的实地勘探坐标图显示,该地块位于上海市综合工业开发区内,东西长约130米,南北宽约169米。

  该地块就是四主角起纷争的焦点(下称系争地块),争斗就因土地的归属问题未明。起因要追溯到2002年。

  当年4月18日,海滨集团向上海市工业综合开发区管委会(下简称管委会)递交了《关于土地征用的申请报告》,拟定将总投资1500万美元(以外方投资为主)的合资项目,需征地40000平方米。

  海滨集团本部是专业生产35KV以下高低压成套开关设备的企业,其与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合资办厂,生产高科技产品。根据《报告》,其征地的主要原因就是双方合资生产需要。

  次日,在上海奉浦大厦,海滨集团与管委会下属的开发区公司签订了协议书。

  根据协议,海滨集团受让的地块总面积为72.6亩,土地款总价为730.29万元,分四期付清。

  协议签署一周内海滨集团支付土地款的10%,计73.029万元,项目投资计划批文发出一周内支付30%土地款计219.087万元,项目破土动工一周内支付土地款的40%计292.116万元,而土地权证发证日后一周内支付余款20%,计146.058万元。

  双方约定,海滨集团受让总面积为72.6亩的工业用地,开发区公司负责办理该地块的一切受让手续。

  2003年3月21日,奉贤区规划管理局“沪(奉)书(2003)第3053号”文件给予了批复。

  争斗

  期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变更。即海滨集团合资的法国阿而斯通公司因临近工业区更优惠的条件所引而落户。

  这个细节看似细微,却埋下了系争地块纠纷伏笔。

  具有外资背景的阿尔斯通公司退出后,海滨集团报请管委会同意另招内资,决定与浙江阿信机械公司(简称阿信机械)合资组建盛洽公司,在该地块开发机械制造项目,海滨集团占股30%。

  对于海滨集团合资方的外资变内资,当时开发区回应如下。

  2003年1月20日,开发区向奉贤区发展计划委员会提交了“关于上海盛洽实业有限公司建造上海奉浦机械城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请示”。同年4月2日,海滨集团和阿信机械等签订了合资协议。同时申办上海盛洽实业有限公司作为海滨集团的子公司,注册地在上海市工业综合经济开发区。同月22日,管委会向奉贤区规划管理局递交了“变更建设项目选址的建设单位名称,由上海海滨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盛洽实业有限公司”。

  申请盖有开发区和开发区公司的印章,上面还有两行手写字:“同意变更企业名称,原规划参数及规划要求不变”。

  在2003年3月20日、4月4日、7月4日、9月3日,开发区收到了林阿信交付上海海滨集团该系争地块的定金20万元、90万元、326.7万元,以及土地款119.087万元。

  从开发区出具的收据上显示,收据都盖有开发区公司的印章,前两笔定金的收据还有“经办人:薛莲花”的签字。

  裂变

  2003年9月15日,就是事情起变化的时间节点。开发区公司向海滨集团发出了“关于终止履行协议的通知”。

  通知称,因海滨集团未能及时安排合适项目投资建设,为适应工业区的发展和调整,收回该地块。海滨集团的已付土地款予以全部退回并补偿相应的银行利息。

  并且,通知要求海滨集团在2003年9月25日前以书面形式向开发区公司的委托律师代为处理。

  但是,海滨集团坚持要求开发区公司继续履行协议。2003年9月25日,其复函强烈要求开发区公司“按沪地(2003)第2309号许可证,从速实施土地定界”。

  随后,海滨集团从开发区管委会得到确切消息,该地块已经另行转让给了一家外资企业,即瑞典奥托利夫公司,该公司属世界500强企业。

  第三方“插足”,一个僵局就此出现,一直到2004年6月15日。开发区公司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一中院)投交起诉状,要求法院确认终止履行协议行为有效。

  由于系争地块受让前者协议未清,又另行出让,形成了“一女两嫁”的局面,从而引发了两受让方争斗。

  今年4月30日下午,当盛洽公司人员发现该系争地块上出现近十辆装有施工设备的大卡车时,一问才知是奥托利夫公司的施工队,遂上前阻止,但未果。

  次日开始是“五一”长假期间,系争地块上的争斗愈演愈烈。

  根据盛洽公司的员工日记记载,5月2日早上8时许,奥托立夫施工队将一辆满载“水泥桩”的车辆进入工地准备卸货。而盛洽公司怕其在工地上打桩,四人赶至现场进行阻止。

  争斗开始白热化,当地公安部门欲维护治安,也出动了大量警力。

  日记记载,5月3日11时许,奥托利夫施工队正式开始打桩,盛洽公司5名员工进场阻挠并发生冲突。盛洽公司认为,系争地块归属尚未尘埃落定,而奥托利夫公司就进场施工。5月5日,盛洽公司派驻100人左右组成维权队伍,最后引发了斗殴事件。

  审判

  的确,在这一场场争斗期间,系争地块归属确实未定。

  在2004年6月15日,一中院受理了开发区公司起诉海滨集团和作为第三人的盛洽公司,要求确认终止履行协议行为有效的诉状。

  同年7月29日,开发区公司变更诉状请求,以开发区公司无权出让土地为由,要求法院确认《协议书》无效。

  开发区公司此招犹如自己告自己。

  一中院分两次审理此案。2004年9月23日9时,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案第一次开庭审理。今年1月5日上午9时,第二次公开审理。

  一中院查明,系争地块尚属于上海市奉浦工业区公友谊村13、14的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尚未办理土地征用手续。因此,本案原、被告间的土地使用权出让行为,至今未依法办理征用转为国有土地的手续,在诉讼中也未能补办出相应手续,不具备出让条件。

  另外,一中院认为,开发区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行为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授权,无权以土地权利人的身份与被告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综上所述,1月24日,一中院判决协议无效。并判令开发区公司应将其收取的2921160元返还被告,并支付相应利息。

  对此判决,被告海滨集团与第三人盛洽公司表示不服。并于今年4月25日上诉至上海市最高人民法院。

  上诉状称,原审程序不合法,开发区作为主体参与了协议的整个过程,应追加开发区作为本案第三人。系争协议是单纯的民事法律关系,是开发区投资的必经的一道程序。并认为,未履行协议是开发区公司故意违约造成。

  为此,盛洽公司还提供公证书证明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符合开发区公司和开发区管委会在网上发布的一道必须经过的程序,而开发区公司出面是一种代理政府的行为。

  上海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5月11日公开审理此案。并于5月25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外调查

  至此,系争地块一案似乎尘埃落定。

  6月3日,奥托利夫公司与上海市奉贤区房屋土地管理局签署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工业),合同编号为“沪奉房地(2005)出让合同第61号”。

  然而纠纷并没就此结束。

  盛洽公司依然觉得这个判决存在不公正,于是,最近组建律师团欲在北京“伸冤”。

  林阿信说,“我们输了民事官司,接下来要打行政官司。”他认为,如果开发项目的确落实不了,将从奉贤撤资改投天津。

  显然,开发区的土地纠纷一方面也影响了当地招商引资。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开发区管委会领导透露,中国目前开发区普遍下属有公司组织,主要从事工业区土地开发、招商引资及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和管理。要进开发区,必须通过开发区公司成了一条“潜规则”。而开发区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往往就是管委会的主要领导之一。

  由于全国开发区招商引资过程中,因土地出让大多遵循这条“潜规则”,因此,这类纠纷并非上海独有。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近期作出了最新司法解释。8月份开始,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作为出让方与受让方订立的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应当认定无效。但在该司法解释实施前,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起诉前经市、县政府土地管理部门追认,可认合同有效。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63,900篇。


评论】【楼盘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房 产 狂 搜
关键字

新浪房产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2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