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我觉得今天易总的到来也是为我们的本次活动添砖加瓦,因为我们阳光100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从此前我们对阳光100的理解,阳光100特别重视建筑设计。从中国受众接受度来说,中国人买房会从价格上来衡量。易总能把我们的房子做得这么漂亮,又能把房子卖出去,这是我们阳光100的成功之处。

${显示图片3}

  易小迪:新浪举行的“我的城市我的家”这个活动,刚才罗总谈得很好。实际上中国房地产的发展跟这十几年的中国经济发展有密切的关系。我觉得,古老的文化一定会孕育着巨大的能量。我经常去出差,发现城市有时候三个月都会有一个大的变化。

  由于我们聚焦城市白领,我们提了一个口号,就是“为年青的中国,为中国的青年”。我们希望一定要把中国这个城市在新世纪的活力,包括她蓬勃发展的势头表现出来。应该说,在2000年以前的建筑还是以解决量为主,大部分城市“千城一面,千楼一面”。我们感受这个问题是在1998年,当时我们找了一个海外设计师,是澳大利亚一个很有名的公司,当时来看收费也很贵,我们在南宁做了第一个澳洲丽园项目,非常成功。

  当时我们也是有点盲目的。实际上,引进一个好的设计不仅要引进一个建筑设计,这些建筑师不仅仅懂得把建筑做得漂亮,他还懂得把小区的生活方式做得更漂亮。从这里面得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审美,而是一个生活方式。我们发现原来是这么回事!

  所以,之后我就开始找更多的建筑师,比如DCM。最大的一个问题,我刚才说建筑设计,我有几个感受。第一,引进一个好的设计,如何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跟现代设计结合起来,这是需要发展商来参与的,不能完全交给老外,这个沟通是非常难的一个过程。

  我们的方法是把建筑的美感跟中国的审美关系相结合,跟功能相结合。所以这是个“三级跳”,而不是建筑师的设计直接落地。我们集团总部给他做翻译,告诉他这个审美观怎么变;第二,告诉他成本怎么变;第三,就是怎么样做市场。即使最好的建筑师来做产品,直接面对客户,他都是做不到的。这个翻译过程很复杂。实际上我们是控制了一个功能,再一个就是控制了成本,这两点是很难做到的。这个沟通太重要了。

  我举几个例子,我们在柳州,比如这个房子卖2000块钱一平米,你如果要做得漂亮,可以,成本可能要4000。所以,我们在建筑形式上跟他们做了相当多的沟通。我们一定不能做异型建筑。当时在结构上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户型的安排。这样把成本就控制下来了,均价差不多卖到2000多。我很感动,当时这个房子没有挣多少钱,但是我们在柳州的知名度增加了。

  当时柳州在北京开一个会,都是市长和大型公司的厂长过去,他们把我请过去,他们对我说:“易总啊,太感谢你了,你让我们一步跨到了现代社会!” 因为,我们刚开始去的时候,那个工业城市周边都是灰蒙蒙的。后来,柳州有些企业外国专家一眼就认定要住在阳光100,所以他们很骄傲。柳州的绘画大赛、摄影大赛都在那里举行。所以,我很高兴。包括我去沈阳,沈阳项目的建筑也是很美,他们在那里以房子为背景做了一些婚纱照。我觉得我们做的项目不仅仅是产品,还是一个地标。

${显示图片4}

  我觉得大家千万不要低估客户的意见,就像现在客户可以为一个样式的衣服买单一样。就拿我们有些项目的房子为例,我们起价卖得很便宜,现在卖到了1万块钱,就是大家觉得在入住之后感觉很好。柳州也是这样,比如今年1900起价,最后卖到4000块钱。我们在柳州现在做的第二个项目,现在均价卖到5000多。就是因为大家对这个项目的认可。

  所以,我说一个建筑好的风格,客户会认同,这就是对建筑艺术的推广,我觉得大家的胆子应该更大一些,客户更愿意为好的设计付出一些代价。建筑也是这个道理,其实你需要消化客户的需求,比如我讲过你不能去当裁缝,你要当一个设计师,来消化它,就是把客户的需求凸现出来。

  这条路我们还会继续走下去,会继续把好的项目推到三线、二线。越是普通老百姓越希望有好的建筑,因为有些大型建筑很好,但是老百姓消费不起。虽然地标性的建筑一定要有,但是我们如何把老百姓的需求和建筑结合在一起,这是很重要的。我相信阳光100现在在各地,肯定有一些人支持我,但是也会有一些人批评我们。但在哪个地方我们都有一些“粉丝”。

  我们有一个理念,就是更简朴、更实惠。就是所有的产品我们要做得更加实惠,借这个机会我也感谢我们的客户,感谢我们的合作者。谢谢!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