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成为艺术家,是巴荒命中注定的一件事。体态羸弱却执着刚强,四次进出西藏高原,三次独行阿里横跨无人区,她说,她要寻找,寻找一种不能被忘却、生命最本真的东西,或许是一种精神,也或许只是一种状态。

  带着孤独远行后的成果,巴荒历时十余年完成了《阳光与荒原的诱惑》、《废墟与辉煌》和《凝望西藏》三部曲,开启了荒原文化学说的第一扇大门;而在绘画方面,西藏的经历扩展,改变了她绘画的关注点和绘画风格,其作品《流》、《藏人肖像》、《穿彝装的肖像》、《彝人肖像》等先后为中国美术馆和意大利、荷兰、英国等文化机构与学者收藏。

  探秘生命

  巴荒的艺术苦旅,是从年少时期一次次无意识的探寻中开始的。

  严格的家教、从小一个人独自在花园里和鸟儿、蝶儿、虫儿与花草树木为伴的生活环境,让她习惯与大自然相融的独处而很少走入人群;在成长的过程中,一个长于内心独白的灵魂不为人知,只能自我煎熬、挣扎,直到踉跄地走出那个自闭边缘的漩涡。

  “其实,人生的不完美,造就了人与艺术的一种特殊的情结”。在巴荒的一幅早期作品中,描绘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孤单的小精灵总在自问“我是谁?”,而与当下的不同步导致相互无法深层沟通。表面的平静和内心的挣扎,与外界之间不理解的鸿沟无法跨越,那个灵魂真实的“我”更加孤僻,更加焦虑、痛苦,与世对抗。

    

  内心涌动的情感暗流,碰撞、呐喊,让她挣扎着踏上探秘之旅。消逝的古格王朝文明史、普兰•冈底斯的神秘吸引,荒原和阳光下隐匿着的生命,质朴、顽强和纯粹。在自然、历史和文化的整体与个体生命的交融中,她仍然在追寻、探索。

  因西藏而起,这场西藏朝圣经历,让巴荒在十数年的时间里,专心整理被感召的西藏艺术与人文,暂时脱离了绘画的人际与参与,可其创作与思考却从未中断。

  意外投入的结果,是巴荒的《阳光与荒原的诱惑》、《废墟与辉煌》和《凝望西藏》三部书(综合绘画、摄影与文学)及一系列相关油画作品的诞生。作品问世,获得美术界、摄影界、文学界和藏学界重点关注。

  从混淆到模糊,不断变幻的艺术身份成为业界的讨论热点,可巴荒却始终关注精神、灵魂与人间情怀这一永恒的议题表达本身。“当一个艺术的母题萦绕在心头久久不去,所有一切能为我所从事的艺术门类和构成物象的材料以及艺术手法,都只是一种传达人间情怀的媒介”,为其所用。

  寻找“青鸟”

  纵览巴荒的绘画作品,其艺术风格与其人生经历息息相关。

  八十年代中期,她超现实的个人梦境和浓厚的孤独感,紧紧包裹着神秘而无所适从的生命,从而进入一种非常私人化的语境。这个时期,她的大量画作与无意识追寻的梦境相关,“总是在飞翔、总是在追寻,不清楚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而此后,西藏的经历扩展,改变了她绘画的关注点和绘画风格,开始回归古典精神。《藏人肖像》、《穿彝装的肖像》、《母亲的根》、《晚归》和《母亲的圣殿》等都是巴荒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完成的一批肖像和富含人文风情作品,在此时期,巴荒画风由唯美的装饰性和超现实意境、象征主义的表现性,向探寻古典精神过渡。

  这一阶段,巴荒着重于精神内涵的刻画,试图以此挖掘西藏的精神内涵,所以她在人物画创作时有意表现整体的艺术效果,去除细节的过多描绘,于现实生活中进行艺术化提炼,把观者的审美中心放在作品的深层内容。

  在巴荒看来,其画中的肖像人物,都是特殊的精神载体的人,她们体现巴荒的价值观、人格精神、崇高感和悲剧意识,是她企图超越芸芸众生对一个民族的忧患,和企望建构一个有古典秩序的文化理想的代言人。

       

  无论是油画,还是摄影创作,巴荒的整体意识非常明确,其作品在浪漫与凝重之间,跳跃穿梭。巴荒早前的《冈底斯》(油画 2007)、《圣山-高原守护人》(油画 2009),并没有单纯地局限在对人物、色彩表象化的寓意性描述,而是集中在了人性中刚毅、自信、豁达的人格特性层面,且对这一重要特性,进行了主观、细致的分析。

       

  《母与子组画》(油画 2008-2012)在母爱的释怀中,进行了单纯却极其凝重的提炼,《母亲的圣殿》(油画 1991)则对“岁月”的容貌,给予了神圣的颂扬和祭奠,同时,本能的流露了内心的依恋与尊重。

  无论是《冈底斯》、《圣山-高原守护人》,还是《彝族母与子》、《走过村庄》、《蝙蝠》,它们均带有委婉的诗意情怀,犹如色彩绚烂的诗歌,沁馨辽远,纷飞使然。

  艺术没有终极,但巴荒始终渴望能够走到一种艺术门类的极致与终点。再次回到那个心中向往的地方,在那块土地上行走,她说:“也许我是走得太急了,走得太动情了,一次就耗掉我百倍的热情和精力;两年之中4次进进出出,停留在高原的时间加起来仅仅一年,而独自在心中解释这份西藏情结,却已经用了整整十年。我知道,要彻底地解释它,或许这真得用上整整一生……”

  嘉宾介绍:

  巴荒,本名蔡蓉,生于四川成都,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副会长。其油画《流》(在第二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获奖)、《藏人肖像》、《冈底斯》、《穿彝装的肖像》、《风景》等作品为中国美术馆和意大利、荷兰、英国等国内外机构和学者收藏;出版了画册《阳光与荒原的诱惑》(获"全国第二届优秀妇女读物奖")和同名散文集,散文集《凝望西藏》,艺术画册《西藏古文明之旅》(在台湾获"金鼎奖")、《废墟与辉煌》(获"中国民族图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