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居财经 玛丽  发自广州


这家子公司的名字将从珠江实业的年报中消失。


在2019年初,上市公司都忙于准备2018年报之际,广州珠江实业开发股份有限公(600684.SH,以下简称“珠江实业”)做了一项重要决定,子公司广州东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东湛公司),将不再纳入其《2018年年度报告》合并范围。


公开资料显示,珠江实业持有东湛公司30.23%股份,而该公司另一股东禾盛财务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其69.77%股份为大股东。


非第一大股东,珠江实业却将东湛公司纳入了2018年半年度以及三季度报的合并范围,如今又对此反悔,欲将其踢出。珠江实业的反复无常遭到上交所的质疑,并于1月2日就此事宜向珠江实业发送了问询函。

1月8日,珠江实业发布一则最新公告,回复了上交所的质疑和问询,于是便有了今天的故事。

斥资4亿未获控制权

2018年6月,珠江实业以“股权+债权”的形式,向东湛公司进行投资,投资额度约4.0亿元。其中,以增资扩股形式投入股权本金6500万元,成为项目公司股东,增资完成后占项目公司股比30.23%;剩余款项作为债权投资款,年利率12%,借款期限三年。

此后东湛公司便作为子公司之一,出现在珠江实业半年半年度以及三季度的合并报表中。2018年12月28日,珠江实业突然发布公告,并向上交所提交了东湛公司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上交所在1月2日,要求珠江实业在仅持有东湛公司30.23%股份的情况下,判断之前对其实施控制并纳入合并报表的依据。对随后又再次出表表示质疑,同时要求提供不再纳入合并报表的依据等。

1月8日,珠江实业发布最新公告表示,此前由于与东湛公司的另一股东禾盛财务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书》,约定在《广州花都颐和盛世项目合作合同》生效后,双方成为一致行动人。

成为一致行为人后,根据协议和合作合同,珠江实业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对东湛公司进行了合并。

双方协议中规定,东湛公司的颐和盛世项目原由关联公司代收的售房款,应全额转回东湛公司账户,并且后续售房款不得再由东禾盛投资及其关联方代为收取,而应直接缴纳至东湛公司账户。

但之后珠江实业对各投资项目进行梳理排查,确定禾盛投资及其关联公司仍存在代收东湛公司售房款的行为。

珠江实业方面表示,多次采取措施无效,鉴于目前公司对东湛公司的资金和经营未能按合同约定实现完全控制,于是将其排出合并报表。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位接近珠江实业的业内人士表示,珠江实业增资东湛公司,原本是想通过东湛公司颐和盛世项目的销售额带来立竿见影的发展效果,不料入驻东湛公司之后,与大股东东禾盛投资存在较大的理念差异,并且难以改变东湛公司高负债的现状,会影响到珠江实业的财务表现。

公告显示,东湛公司公司主要资产为颐和盛世项目,项目位于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文二村,占地面积40.59万平,规划用地性质为商住用地,总建筑面积56.69万平,已建总建筑面积44.93万平,剩余可建建筑面积11.76万平。

表面上是块肥肉,但东湛公司的实际资产情况令人担忧。清产核资专项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4月30日,东湛公司资产总额账面数13.62亿元;负债总额账面数为12.46亿元;净资产总额为1.15亿元,其库存现金仅有5.52万元,银行存款为4672万元。

另据天眼查显示,东湛公司目前累计的法律诉讼高达308宗,多为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等,仅2018年12月就有宗法律诉讼,涉及违约交房、临水临电等房屋质量问题。此外,在2018年5月,东湛公司还有一则关于未执行的44.16万元失信信息。



作为曾经与越秀地产齐名的粤系房企,珠江实业成立于1979年,是广州市成立最早的老牌国资房企之一,曾经在广州房地产市场风光无限。

近年来,珠江实业却接连遭遇频繁换帅、间接控股股东更迭动荡,2018年仅仅半年,珠江实业便经历三度换帅。10月22日,原珠江实业党委书记、董事长郑暑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广州市纪委监委通报。这些都禁锢了珠江实业在企业发展的速度。

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珠江实业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5.42亿元,同比增长13.23%,表现可期;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仅有2.98亿元,同比下降9.11%。

去年年内三度换帅,加上土储不足、开发速度缓慢的弊病,珠江实业2018年业绩自身难保,而东湛公司不能为其财报加分,相反为其减分。

另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珠江实业正欲加快发展、谋求突围,对东湛公司的判断有失偏颇,但并不会影响到它的2018年业绩报表,因为珠江实业并非东湛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在不具备实际控制权的情况下,可以不用将该公司纳入其年度合并报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