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说过一句话,人们先选择生活的城市,再在城市里选择事业和职业。雄安便如此,不只一座新城,更是一个新的试验和探索。而霸州势必搭其红利,破土而出。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雄安新区承载的使命就是创新,今后将成为中国的‘硅谷’,是中国成为创新型现代化国家的心脏区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很乐观。

  雄安起于河北保定市境内,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规划范围涵盖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等3个小县及周边部分区域。2017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此设立国家级新区。

  2018年4月14日,《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颁布,从中可窥见雄安的定位与职能。其中的主要章节涵盖,生态、高端高新产业、优质共享公共服务、快捷高效交通网、绿色智慧新城、现代化城市安全体系等。

  和雄安新区相仿。美国硅谷起于圣克拉拉山谷,那里曾到处是果园和农田,被称为“心灵欢乐之谷”。

  20世纪50年代初,斯坦福大学接受教务长弗雷德里克•特曼教授的建议,决定将校园的土地租给当时的高科技公司使用,由此开启了硅谷的传奇历史。

  硅谷与雄安,似皎月对长空,如影随形。两者皆起于平凡,却不甘平庸。

  如今的硅谷是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业王国,汇集美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科技人员达100万以上,有近千名美国科学院院士在硅谷任职,其中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有30多人。

  约有1500多家计算机公司择址硅谷,硅谷著名的企业有甲骨文、苹果、谷歌、富士通、微软、脸书、惠普、英特尔、PayPal等。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知名学府亦坐落于此。

  而雄安,在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职责上,重点承接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医疗健康机构、金融机构、高端服务业、高技术产业等领域。

  此外其使命为,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率先发展脑科学、细胞治疗等前沿技术,建设世界一流的雄安大学,新型住房保障体系,智能基础设施,金融创新,人才特区等。

  两者在产业发展上有异曲同工之妙。

  “搏击、创新、探索”是硅谷和雄安两者身上共同的烙印。

  但除此之外,雄安也是中国城镇化转型的标模,是建一座新城的标本,雄安新区或洗牌京津冀城市价值。这座新城,不只是高科技产业上的沿袭更是对京津冀、乃至中国体制机制上的颠覆。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雄安新区的直接任务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甚至在京津冀区域形成一个反磁力中心,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但是,深层次应该是两大问题:一是怎么营造一个创新中心;二是怎么营造一个今后城市发展的示范。”

  据规划介绍,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在完成周期上,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认为,起步区要耗时10年左右,完成远期控制区需20年。新区人口规模将会达到200万。

  更长远的规模有多大,只能边走边看。

  1984年中规院规划深圳时,深圳只有十几万人口,当时将规模定到80万人,而今天的深圳是一个拥有将近2000万人口的城市。

  就像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如果一个城市有潜力,那么挡都挡不住。没有潜力,泡泡吹得再大,也不一定能发展起来。”

  所以,既然雄安被称为“百年大事,千年大计”,在拥有众多政策扶持和高科技企业入驻的优势下,潜力是值得期待的。

  发展势头破竹而出之下,是人们对房地产的关注。

  根据彭博社的一项数据统计显示,硅谷地区的两大城市圣何塞和旧金山,已经成为了美国房价最高,年轻人最难以买房的城市。像国内的“逃离北上广”一样,在美国正有一批人在被迫逃离硅谷。

  而众所周知,雄安实行“只租不卖”的土地政策。但是根据全球城市发展经验看,今后新区内除了租房解决的高新技术产业人才之外,必然存在大量分层次的服务型产业人口,这将衍生出大量居住需求向环雄安新区板块溢出。

  未来,雄安的精英人才的居住需求一部分靠新区内规划的租赁住房满足,一部分则聚集在雄安新区的外延地段。从硅谷的发展经验也有迹可循,硅谷的科技新富、工程师们普遍乐于居住在工作地的周边板块。

  从卫星云图看,硅谷周边备受偏爱的住宅是藏在森林里的房子,周边生态绿化优良。从数据看,这里也是美国房价最高的区域之一,比肩纽约、曼哈顿。

  放眼环雄安新区周边,一个同样面貌的城市映入眼帘——霸州,霸州的通勤、产业和生态环境优势支撑了其成为产业精英首选的居住地,反观区域目前不超过万元的房价,得出结论这是一片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机遇之城。

  2019年9月,京雄城际高铁和北京新机场将同步投入使用,这两大发展红利,也将拉动京南区域的产业经济和房地产市场,尤其是直接受临空产业和城际线路辐射的区域,比如京雄城际铁路上的重要站点城市——固安、霸州,房价或许将在2019年迎来上涨。

  此外,根据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副会长赵学东提出的“环雄安”概念,即3+4+9三环架构。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讲辐射,雄安新区首当其冲的是辐射9个县区。分别是,清苑区、徐水区、定兴县、高碑店市、固安县、文安县、任丘市、高阳县、霸州市。

  而霸州,不论在房价还是交通上的优势都略胜一筹,按最新河北省发布的十三五交通规划,京九铁路、津霸铁路,大广高速、津保高速、廊沧高速、106国道、112国道等交通主干道在霸州市内纵横交错。

  其次,霸州距离雄安新区直线距离仅20公里,走高速到新区腹地最短距离50公里,耗时不超过半小时;距离北京新机场直线距离45公里,走高速最短距离64公里,耗时不超过1小时。

  在房价上,目前霸州的房价不超万元。

  综合看来,霸州或将是未来与雄安连接较为紧密的城市。

  正如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说过一句话,人们先选择生活的城市,再在城市里选择事业和职业。雄安便如此,不只一座新城,更是一个新的试验和探索。而霸州势必搭其红利,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