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多雨,据说这几天很多地方的人民都是这种风格。

  虽然可能给生活带来了一些不便,不过相较一成不变烈日炎炎的干燥夏日,偶尔淋点雨未尝不是一种情趣。

  相比与我们只会朋友圈发两张照片,感叹一句“雨真大啊”,古人对于天候的变化比我们敏感得多,也细腻得多,“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遇上下雨天,更是思如潮涌,种种情愫从心底荡出涟漪,化为一串串文字,或多愁善感,或欢快明朗,或潇洒自如,不知,你喜欢哪一种?

  最洒脱的雨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苏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公元1082年,也是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的第三个春天,与朋友春日出游,却忽遇风雨,朋友甚感狼狈,苏轼却泰然自若,写下了这首千古传唱的定风波。眼前这点风雨算什么,我经历的风波多了,还不是“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往事,成败得失,是非荣辱,都不过“也无风雨也无晴”,路还长,只管走下去吧。

  最感慨的雨

  虞美人·听雨

  宋·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宋元相交之际的蒋捷,在历史上并不是多么声名显赫的人物,却因一首写尽人生心境的词留下了自己的一笔。关于这首词,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少年的意气风发,在经历过一场场悲欢离合之后,是否还能依旧?所以那些虽历经岁月,却仍保留一颗赤子之心的人,总是被我们珍视和喜爱。

  最空灵的雨

  山居秋暝

  唐·王维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王维身上那种脱俗的气质总让我们觉得他是个隐士,但实际上他的仕途一直非常顺利,曾做到过相当于宰相的高位。可见气质并不完全在于身处何地,更关乎看待生活的态度。比如看到这下过雨后的深山,空气清新,万物轻灵,置身其中,恍如桃源,一切烦恼也都该烟消云散了吧。

  最悠闲的雨

  约客

  宋·赵师秀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这首诗难得的地方在于写的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却写出了不平常的趣味。梅雨季节,阴雨连绵,池塘水涨,蛙声不断,而等待已久的友人却迟迟不肯出现,有一点落寞,却也并不多么着急,轻敲棋子,在飘忽的灯光中让思绪飘一会儿,闲情逸致跃然纸上。

  古人常说观物亦是观己,一场风、一阵雨,已经足够引发万千思绪,而现代的我们,困于都市千篇一律的楼群之中,似乎久已丧失了对于自然景观的慢慢品味,也忽略了对于自己心境的细细体察。

  温泉新都孔雀城,让自然之美重回我们的生活,将园林景观融入社区,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宜居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