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院子里,有一方非常值得夸耀的泡池。不是因为它很大,而是因为它是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

  大概在上大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现代社会学,很敬服马克思韦伯,他可以让云集了科学家,艺术家,政要的“韦伯圈”维系十几年。

  当然,我做不到去建立一个韦伯圈,但是可以集结一群朋友,周末到我的院子里,泡一泡汤,是固定的开场白。

  几个人泡在很烫很烫的温泉水里,往往会忘记身份,谈天说地,吐槽啊,炫耀啊,遇见的难题啊…….

  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大学卧室里,熄灯后谈天说地,吹牛,撩闲的状态,很放松。

  泡池的态度,就是回到那些年熄灯之后的大学寝室,卸下了伪装,放下了心防,人和人之间不自觉地就会少一些套路。

  我在牛驼温泉孔雀城中堂合院,我有一方有态度的泡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