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华夏时报》记者从农业部获悉,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进展顺利,成效显著。“目前,全国整省推进此项工作的省份已达28个,实测承包地面积15.2亿亩,确权面积11.1亿亩,占比高达82%。”11月29日在农业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透露。

  土地问题事关亿万农民的切身利益。11月20日十九大后首次召开的中央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拓展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的请示》,但该请示并未公开。关于“三块地”改革,新华社公开的的表述为:拓展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范围,要严守“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的底线,平衡好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

  “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是保护农民土地权益、促进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基础性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时说,不过,下一步土地改革如何制定操作细则成为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

  农村土地市场的潜力巨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郑新立就曾指出,允许农村承包地、宅基地、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法人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将释放巨大发展动能。仅承包地的经营权转让,每年可获得转让费1万多亿元;宅基地的总价值达50多万亿元。

  农民收入增加了

  “确权登记以后,土地实测面积的普遍增加,给农民带来了真金白银。比如四川苍溪县云峰镇响水村271户农户,承包地的面积确权后增长了68%,农民流转土地收入户均增加1700多元。四川崇州市通过引导农民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推行农业共营制,入股土地亩均增收260元以上。”参加上述新闻发布会的四川省农业厅厅长祝春秀表示,从四川工作实践来看,农民群众对确权工作十分支持,真真切切得到了实惠。

  “通过确权,农民对承包权有了稳定的预期,敢于放心流转,有效地提高了土地流转率。”祝春秀说。据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四川省家庭承包耕地流转面积是2034.4万亩,占耕地总面积34.9%,比2014年以前提高了11.6个百分点。

  “土地确权给农民吃下定心丸。”据张红宇介绍,目前全国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范围扩大至全国2718个县(区、市),3.3万个乡(镇)、53.9万个行政村,涉及28个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

  在谈到农村承包地确权给农民带来哪些实惠时,张红宇指出,从全国来说,首先是把“家底”摸清了。中国有2.6亿农户,其中2.3亿承包农户,家家都有土地。39年前进行第一轮土地承包时,按照公平原则或者顺应当时群众的要求,进行了远近搭配、厚薄平摊,经过多年发展,这些地随着生产条件的改善,面积到底有多大,原来账上记载的与此相不相符。“这次通过采取先进的航测手段精准测量,获得了相对精确的数字,家底清楚了。”张红宇说。

  其次是土地权能增加了。张红宇说,搞确权登记颁证的目的就是确实权、颁铁证,让老百姓手里拥有的承包经营权证是土地的“身份证”。“拥有这个证书以后,就拥有了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还有相对的处分权利,这种处分权利就是转包权和出租权。以前,土地面积有多少、具体什么位置,农民心里没底,但现在颁了铁证,记载很清晰。”张红宇说。

  土地流转更规范

  与此相关,历经14年的《农村土地承包法》也迎来大修。其中,“三权分置”、耕地承包期届满后再延长三十年、经营权入股、抵押融资贷款等话题被重点提及。2014年中办、国办印发文提出“三权分离”,2015年国办发文明确将土地经营权分离出来。此前,集体土地使用权是闲置的,而三权分离之后,农民可以通过获得租金或分红等,增加收益。

  “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财产权制度改革,已迫在眉睫,而农村土地承包法的修正,为农民财产权益、土地权益、经营权益提供法律保障。”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满足了农民的愿望,稳定了承包关系,保障了农民的利益。

  “确权登记颁证推动了‘三权‘分置,推动了经营权有序流转。”李国祥说。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二轮承包地经营权流转面积达到4.7亿亩,占比约35.1%,现在2.3亿农户中有近7000万农户已不直接经营全部土地或者部分土地了。“这得益于土地确权登记。”李国祥说。

  自2014年开展整省试点以来,农业部先后4次召开全国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会议,对相关工作进行动员部署。“积极探索扎实推进,真正把好事办好办实。”据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副巡视员孙邦群介绍,各地创造了很多可以学习借鉴的经验,特别是在承包地退出、互换并地等方面,如广东省蕉岭县依托农村土地产权交易中心进行土地的流转,解决了土地撂荒问题。

  “土地经营权流转可以把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帮助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农民也能安心进城做生意。”李国祥说,这让农民既可以沉下心来搞生产,又可以放心流转土地经营权。按照国土部部长姜大明的说法,如何更好地协调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与农村土地有效利用的关系,事关农村的长治久安,意义重大。

  “指导各地积极探索确权成果在推进土地流转、抵押融资、涉农补贴、承包地有偿退出、农田整治、解决地块细碎化、休耕轮作等方面的转化应用,推动确权红利不断释放,实现确权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最大化。”张红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