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三娘鼓起勇气上路,调整好嗓音,对大哥说:哥,我是来报道的新工!

近日一则香港建筑工地16万港元急聘建筑工人的新闻刷爆朋友圈,令无数金融才俊、技术人士自惭形愧。一夜翻身把歌唱的造富神话悄然转移到了这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群体:建筑工人。

据三娘了解,月薪16万港币在香港仅属于个别案例,建筑工人按照职责不同分为瓦工、木工、架子工、水电工等不同工种,多数建筑工人按一个月上班22天来计算月薪在6万至7万左右,其中最为紧俏的混凝土工人2500港币的日薪算是业内的最低标准,因为还有1小时550块港币的加班费,在混凝土人普遍要加班的大环境下,工资更为可观。

与如此惊艳的工资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年轻的血液在建筑行业里像熊猫一样稀少,目前支撑建筑行业的顶梁柱大都是5060后们,再过十年他们即将面临退休,即使这些主力军们还有心留在工地上继续工作,到了一定年龄后,不灵活的腿脚也将无法胜任高强度的工作负荷。不可否认的是,建筑工人出现了严重的年龄断层。

是什么造就了16万月薪的断层?

生硬的钢筋水泥、成堆的砖头、铁树林般的钢索是建筑工地的缩影。

工地环境差、日晒雨淋、灰尘多、高空作业、夜班赶工是很多年轻人拒绝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民一代”在城里奋斗二三十年,大都收入不错,从情感上讲,他们也不舍得自己的孩子再出来日晒雨淋。而从小成长在大城市的“民二代”观念和城里人相差无几,文化素质高、就业渠道广阔、远离了一线建筑工地也是件很自然的事情。

普遍文化素质不高、专业技能单一、高级技工的手艺延续缺失、不被看好的就业前景都是是造成高级建筑工人后继无人的原因。

不论内地还是香港,为了留住这股高级建筑蓝领的中坚力量,建筑工人的薪资待遇连年增长、食堂伙食、住宿条件、劳动保障方面都做出了改进,但是由于这个行业不被一代人看好16万的薪水也难招到能够胜任的精英蓝领。

那些年国人一起挖过的坑掏过的金

社会的长河在曲折反复中变化,多少“金饭碗”掉价成“土饭碗”哭瞎了眼,几多“土饭碗”逆袭“金饭碗”笑开了颜。

80年代呼唤知识,曾经被喊作“臭老九”的知识分子成为了备受尊重的作家、老师。90年代倡导“下海”,曾经的400多份约束经商的文件废止开启了风生水起的经商热潮。90年代至今,受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冲击,大批年轻人投身到了互联网的大军中。

不同年代热门职业的变迁是社会发展的缩影,也是一代人价值观念变换的旁证。我们跟随一股又一股热潮投身一个行业,有多少人在其中迷失了方向,擦肩了自己的梦想。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超常规发展的新闻传播专业、受益于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管理学专业、被一代留学生看好的金融专业,入学时各大高校全面开花众星捧月,就业的时候陷入了门可罗雀的尴尬境地。

真正的勇夫,追求的往往是社会认可和个人荣誉,他们虽然都应该获得重赏,但绝不应该是为了重赏才去当勇夫。人才过剩的背后依然存在着人才短缺,与大量饱和一般人才市场相背离的是实用性人才和具有国际视野和丰富国际市场经验的人才奇缺,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的勇夫在茫茫人才市场脱颖而出。

在感叹16万月薪的同时,三娘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