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经济改革思路从需求侧转向供给侧之时,房地产的未来发展方向逐渐明晰,这或许是对中国房地产过去数十年发展结构的一次颠覆性改变。

  下行的中国经济在2016年迎来可喜的变化,房地产再一次承担起了关键的作用。但今天的房地产已经与以前完全不一样。回暖中的市场只在一线及部分二线城市可以看见,三四线以及更偏远市场仍然受困于此前的选择与误判,去库存道路还没有找到新的希望。

  告别野蛮生长以及黄金时代之后,房地产行业在今天陷入一种百花齐放却缺乏统一而鲜明步调的节奏,分化、并购、转型、跨界、多元化、出海、回归一二线等,房企的选择五花八门、不一而足。这些变革,我们称之为“新常态”,但却失去了很多以往的坚持和思想。

  博鳌房地产论坛嘉宾云集,精彩舌战,不妨梳理他们的观点,也许对未来中国楼市的理解能够清晰一二。

  舌战博鳌汇总

  聂梅生

  全联房地产商会创会会长

  关键词:改革

  聂梅生:如果这3个方面不改变的话,谈不上改革。第一个,土地供给侧改革,政府提出积极推动同地、同权、同价农地入世。第二个,房地产投融资体制改革,加大直接融资比例,建立各地房地产投资资金。第三个,房地产税费改革,针对企业是土地出让金与税费并轨规范化纳税。这就是优化供给侧优化与结构性的平衡。

 顾云昌

  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

  关键词:地价高、有泡沫但不能破!

  顾云昌:泡沫问题实际上属于货币量的问题,大量资金流入土地市场造就了土地价格高位。此外,泡沫问题与土地制度有关。没泡沫的地方,房价却上不去。有泡沫不一定是坏事,希望泡沫能够通过相关政策调整被吸收,而非单纯打破。此外,房地产市场出政策不要太频繁。以往政策往往走在市场后面,政策与市场之间的时间差与周期差问题影响市场发展。适度出台政策很有必要,但太频繁没必要,规划要与市场相结合。”

 贾康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

  关键词:房产税

  贾康:目前房地产税出台的难度非常明显,各方面意见观点大相径庭,不好调和,但“要立法先行”。有关部门正在积极推进房产税立法工作,一线城市市场升温后,给我们带来很多制度上的矛盾,这方面政府应该积极考虑。贾康认为,即使房产税完成立法后也属于地方税,不可能在全国一致。

  黎振伟

  世联行集团首席技术官

  关键词:大城市病

  黎振伟:目前中国的“大城市病”越来越严重,然而,单纯靠放地来解决城市问题肯定是不可行的。一方面,政府对一线城市的投资要有所管制,此外,还要加强大城市周边小城市的建设,即卫星城的建设与管理。房地产市场问题归根结底是城市问题,因此中国的城市问题要进行解决和反思。究竟先搞好城市还是搞好房地产。

  潘利群

  首开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关键词:供给 改革

  潘利群:过去二三十年中国房地产一直上升,尤其是近些年陡坡上行,有人谈到崩盘,但按照经济规律,一个峰值之后存在多种可能性,中国现在的发展主题就是供给侧改革。如果大家拿不出更好的策略,就应当对这场改革充满期待。

  林峰

  旭辉集团总裁

  关键词:土地 分配

  林峰:供给侧改革方面,如果能够做的话,最核心的是如何解决土地资源错配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包括石油、粮价,只要中央一调控,只要中央一垄断,这个价格永远是在上升阶段。土地为什么一直上涨?我觉得和供给侧改革的垄断有关系。政府仍然可以用建设的制度,统一一个平台,所有土地的平台,确保政府在这方面的收入通过量大来解决。

  单伟豹

  香港路劲基建董事局主席

  关键词:野蛮人 万科

  单伟豹:我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是把团队全部解散掉绝对是野蛮人,万科管理团队是我们地产界公认的优秀表现的人。我觉得帮管理团队,第一收购钱从哪里来,是几百亿保险公司的还是其他的,阳光资金是有年限的,他后面到底是谁。第二,王石很有机会拿5—6点的股票,你拿到股票肯定是拿到,拿股票去捐给慈善机构就可以了。

  欧阳捷

  新城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

  关键词:千亿销售 必须进京

  欧阳捷:北京是个很纠结的地方,在北京要拿一块地非常困难。现在的北京市场并不是拿地的好时机,但企业的未来发展需要这样的市场。如果想要达到1千亿的销售额,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是必须要进的。分析房地产市场的走势时,关键在于分析人/地的走向。第一,人流向哪儿?人流进一二线城市。第二,地的问题。虽然人流向了一二线城市,但一二线的土地供应并没有增加。今年全国土地供应总体上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其中一线和二线城市都在下降,而三四线城市反而增长了2%。 供大于求的地方反而继续在增大土地供应,却没有随着人口的量限程度,去给一二线城市增加土地供应。

  李晓东

  迦南资本创始人

  关键词:地王的形成

  李晓东:现在大家都很迷茫,不敢投资。三四线不敢投,一二线也不敢投。市场好的地方地价高,地价高的地方市场不好。之前从来没有在如此不确定的市场情况下投资,目前的北京市场无法判断,因为地王的形成不是理性分析,而是在赌大小。北京市场已失去刚需生存空间,未来市场暂不明朗,也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