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举行的“中国特色城镇化论坛”传递给公众的信息,令人喜忧参半。反映中国城市化成效的数据相当漂亮:改革开放30多年来,3亿多农村人口迁移到城市,预计到“十二五”末我国城市化率将达到51%。

  城市化率是按城镇非农人口与总人口之比计算出来的,与之相关的另一组数据却常被忽略,即全国城镇人口与总人口之比。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会长李兵弟就此解读称,2010年中国城市化率是46.59%,而城镇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只有约33%,“这意味着有13.6%,即1.28亿生活在城镇里的人没有城镇户口及享有城镇居民待遇。”

  3亿多的历史数据固然漂亮,1.28亿的现实困境却触目惊心。

  中国工程院院士邹德慈在论坛上指出,“半城市化现象是中国城镇化质量不高的主要问题”。

  “半城市化”是描述当下中国的一个准确而有效的概念。研究者概括其表现为,农民离开乡村到城市就业与生活,但他们在劳动报酬、子女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许多方面并不能与城市居民享有同等待遇,在城市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政治权利,未能真正融入城市社会。

  显然,这是一种残缺的状态,它意味着经济权利的不完整、政治权利的不完整、文化权利的不完整,意味着享受国家发展成果的不平等、参与国家文明进程的不平等。

  这1.28亿徘徊在城市屋檐下的半城市化人口,这种不完整和不平等,首先应该被承认为历史欠账。经济改革带来了人口迁徙,但配套的社会改革进展迟缓,城市化发展由此失衡。现在该是还账的时候了。非改革,无以还账。

  这1.28亿,这种不完整和不平等,又必须被作为当下的起点――也就是说,不能被作为包袱扔掉,也不能被一厢情愿地忽略掉。处理得好,这将是国家发展的根基和源头活力;处理不好,就将是发展的陷阱,城市化的陷阱和现代化的陷阱。非改革,无以再启程。

  有识者早已指出,农民工(及其家庭)的半城市化,与户籍制度以及附着其上的一系列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安排密切相关。户籍制度所导致的城乡二元结构,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最大的一个“坎”。“坎”这边是只完成了一半的改革,“坎”那头才是深水区,亟须破冰与攻坚。迈过这个“坎”,城市化才能有质量,社会的发展才能稳定和平衡。

  徘徊在改革的半程,片面追求城市化率的数据,无疑是遮蔽了城市化的本质,即让国民更平等地享受国家发展的成果,享受现代文明。这种文明,在物质层面之外,还有其精神层面,关涉到人的尊严。数据或指标,可以是政绩,但永远不可能产生尊严。

  目前中国城市化率以每年0.9%的速度在增长。不妨慢些,等等徘徊在城市边缘的那1.28亿人。完整的城市化,慢些也不怕。怕的是,不改革,就这么“半”下去。

9线齐发!新浪乐居大型看房团12月17日发车在即!